《外国人——家在大连》系列故事九


快活的日下裕之先生


——杨道立



2019年,联合国划分了人类各阶段年龄新标准,令人吃惊的是, 18岁至65岁为青年人, 66岁至79岁为中年人。呜呼,在内卷化已成为太多中国职场人欲说还休的痛点时,有谁六十几岁还能坚挺在“青年人”的门槛里迈步人生?

走进大连岩谷气体机具有限公司,想像着即将拜访的公司负责人,不禁猜测:出生于1957年的日下裕之先生,是尚立于门槛内的“青年”?还是被职场飓风吹进新标准的“中年”?抑或已属于花甲暮岁的“老年”?

可浅笑轻语的日下先生,实在让人读不出年纪。

他身板敦实,待客有礼,刚刚落座一会儿,我就感受到祥和。大概除了外办派来的两名翻译,他身边还有熟悉的中国同事,稍一对接,他也自在起来。提到自己兼任总经理的大连岩谷机具有限公司为“创造有未来价值的综合能源”正在做的事儿,密集的话语充满浪潮奔腾的澎湃,坐在对面的人,无不被他的快活所感染。

虽然没有开怀大笑,也没有华丽的外交辞令,直到走出那间极简的会议室,我的心里仍然有跟着他的快活而快活的愉悦。

先不介绍他致力于将氢气纯度提至99.999%以上的项目吧,读到这篇文章的人,恐怕最想知道来自日本大阪的日下裕之是谁,他无龄感的快活,其纯度究竟怎样。


大阪是日本江户时代从一片焦土中复兴的经济都市,曾以“天下厨房”驰名全日本;因港口活跃,也曾是集散全国物资的流通据点。1899年,大阪和中国大连在同一年开埠设市;同样以电车为标识的现代交通,以及使用彩灯照明的博览会等现代摩登元素,让大阪和大连前后脚地领略了西方文明。我们的主人公日下裕之,就出生在地灵人杰的大阪。

1930年5月,令人尊敬的岩谷直治先生,在美国芝加哥工人大罢工举行44年后的“五一”劳动节那天,在大阪市创办了岩谷产业。从焊接技术出发,岩谷产业高扬日本匠人精神,并顺应潮流向西方学习,有礼有节地拓宽市场,不墨守陈规,则是这个老牌公司不断制胜的精髓。 

1980年,岩谷产业已成立半个世纪,23岁的日下裕之从山梨大学毕业即以化工人才的身份加入岩谷,此时公司已从法德等国家学到燃转能技术,日下裕之对开发生产液氢的先进理念充满激情。


1989年,岩谷在大连开发区设立了大连岩谷机具有限公司,一眨眼岩谷产业与大连合作已经三十多年。已成为岩谷产业技术中坚力量的日下裕之,并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从前辈手中接过大连公司的担子,但他却经常听闻大连岩谷在异国他乡的好声誉,以大连市荣誉公民所在企业形象立足的岩谷产业,曾奉献给这座开放城市两件重要的礼物。


其一:《美丽的大连》——这是一首歌!

1995年,岩谷产业邀请日本知名作曲家岩代浩一偕当红歌星葵裕子到大连参加国际服装节开幕式广场艺术晚会。故事源自一位出生在大连的日本作家森繁久弥写的《美丽的大连》歌词,葵裕子在日本演出得非常成功,但为这首歌谱曲的岩代浩一希望邀请中国词作家用汉语重新填词做一次新的演绎。当时在外办工作的王舒岩找到我,说了作曲家心愿,很有意思,我记同行的名字挺费劲,却立马记住为中日友好抱有巨大诚意的岩谷产业,在和岩代浩一、葵裕子相处的两天里,经常用“岩谷”代为对他们的称呼,引出好多次从不解到会意的笑声。在盛大的开幕式晚会上,中国歌手高金华和葵裕子分别用两种语言演唱《美丽的大连》,不仅引爆六万观众热烈的掌声,还引出海内外媒体对这段佳话的采访。可以说,一首优美深情的歌,让岩谷产业口碑大增。

其二:“岩谷杯焊接技能大赛”——这是一个活动!

1996年,岩谷产业开始举办岩谷杯焊接技能大赛,并在大连举办了10年。焊接是一种古老的技术,是大连装备、船舶、机械、汽车等制造业中的核心技术,在大连市民心里,焊枪绽出的蓝色火花,和焊工全神贯注工作时的样子,就是万千家庭父亲、丈夫、兄长最帅的工作形象。

焊接大赛不仅请来中日焊接技能方面的专家,几任大连市长都曾担任过大赛委员会顾问。最引人津津乐道的是,大赛在中国推出了一个填补国内技术空白的“焊接大师”——冠军获得者朱先波,现任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高级技师,他多次率团队攻坚克难,贡献卓著。当时的“岩谷杯”在大连,就像现在某些选秀比赛,出镜率和“流量”都是海海的。

《美丽的大连》+“岩谷杯焊接技能大赛”=可爱可敬的岩谷产业。 

在这些美誉的光环下,谁又不为当个岩谷代言人而兴奋呢?

2015年4月,快活的日下裕之登上飞往大连的飞机。

2016年,大连岩谷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日下裕之调任大连岩谷总经理,其实他负责的区域不限于大连。2018年12月初,日下先生就共谋氢能产业发展等事宜和远在山西的大同市长武宏文进行深入探讨。类似这样不断从大资源城市、大工业企业寻求先机的行动,似乎不大从日下裕之自己的口中流出,但他越是不动声色,越能让人感到,日下先生身上藏着日本人所特有的坚毅和笃定的传统,也有着现代企业家非常珍视的敏捷和扎实。

随着人类对古老焊接技能不那么依赖,随着大连船舶工业占比下降,“岩谷杯”活动不搞了。基于种种,2016年,大连岩谷的发展遭遇瓶颈。然而,以“适宜人类居住的地球”为本,领导“创造有未来价值的综合能源及工业气体”的企业,是日下裕之很高兴去做的事,他始终记得:传递匠人精神,提供先进技术,是岩谷与中国合作的诚意之所在,是他人生的幸运!

自从日下裕之到任,在经济形势普遍不大乐观的情况下,大连岩谷的业绩连连攀升,声誉依然受赞。

数字是不能撒谎的——

2017年:销售额¥121,950,000;产值¥120,510,000;

2018年:销售额¥148,376,000;产值¥146,768,000;

2019年:销售额¥151,671,000,产值¥145,280,000;

2020年:销售额¥158,111,000;产值¥155,441,000。

大连岩谷,步步为营,扎实稳定。

2019年6月21日,岩谷产业社长谷本光博来连出席大连岩谷气体机具有限公司成立30周年庆典,并得到了时任大连市长谭成旭在市政府贵宾厅会见的机会。谭市长以老朋友、老大连的口吻说:“岩谷是最早来大连投资的日本大企业,自己做得好,还带动了一大批日本企业与大连的合作。”谷本光博社长高兴地说:“岩谷产业将进一步加大投资力度,把在大连的业务做大做强。”

大人物之间心心相印,让日下裕之脸上放光,他强烈感到,日中两国人民一衣带水的友好暖阳正投射在自己身上。经市外办联络,在谭成旭先生调任鞍钢就任董事长后,日下裕之很快出访鞍山,他要扩大前辈开拓的合作疆域,并通过行之有效的努力,增强岩谷产业与中国的合作。


2020年8月24日,日下裕之作为日方代表,参与中日(大连)地方发展合作示范区揭牌仪式,示范区以金普新区为核心,以黄渤海沿岸为两翼,包含新日本工业团地、松木岛、西中岛、花园口4个片区,那是进行中的一个极富前瞻性的城市战略宏伟规划。

非但老大连人,就连想到大连工作的高级人才也说不流利的松木岛、西中岛,在日下裕之这儿,则必须像记得大阪的街巷分布那样铭记心中。因为大连岩谷机具有限公司打算利用西中岛的煤制氢气,特别是化工装置副产廉价氢气,在西中岛中日合作化工新材料片区,建设氢气提纯度99•999%的工厂……未来还将考虑扩大提纯规模外供日本氢能。 

看到这儿,读者也许会部分体会到日下裕之肩头的沉重。是的,跨出国门的职业经理人,很多都是像苦行僧般每天在岁月里煎熬。但日下裕之是谁?他是一个将谋生、做事与享受生活欣然交融的乐观主义者。

出生在海边,求学在富士山下,结婚后选择的住地是二战盟军炮下留情的古城奈良,日下对日本的山水犹如对母亲般的依恋,对投身环保好像被授予神旨的自觉,他从未怀疑。忠于公司,愿意贡献出带薪休假时间投入到工作中。

每每走在街上,与之相望的面孔,在他眼里都是友善的;乘坐公交车,倘若有年轻人或小朋友用日语主动跟他打招呼,他会高兴得一直坐到终点。他由衷地感叹,大连会讲日语的人真多!大连这座城市对日本人真友好!

大连让日下裕之生活得有滋有味,虽然没有在日本骑大型摩托车飞逝远驰的痛快,但在大连清爽的空气里打高尔夫球,甚至比他在日本广野俱乐部挥杆都来得舒坦。不到六个年头,日下在大连金石滩高尔夫、大连夏丽高尔夫俱乐部等,至少打过几百场球。说起夏丽,日下的脸上堆满赞赏:“每条球道都宽广开阔,全部朝向大海——那是渤海吧?”不把黄、渤海的朝向说错,让日下裕之很有几分自豪。

除了最冷的天,凡休息日,日下都要和朋友去那儿打上四五个小时,加上不间断的健身和游泳,他始终保持着很棒的体力,出现在视频里的样子,让他的妻儿觉得,外出的家人如同生活在日本一样安好。

也许大阪与大连北纬39度稍有差距,日下对所谓“39度是神秘而富饶”的说法未必接受,但他就是觉得大连的海鲜好吃,工厂附近的饭馆、市内日本餐饮一条街、任何中餐日餐、所有的山海物产都很对他的口味。

“没有我不爱吃的!”说完,他想了想,很诚实的补充一句:“不过那个茧蛹不能吃。”

哈哈,大连最富有高品质蛋白的丑玩意,还是把这位日本朋友吓着了。

樱桃、西瓜、圣女果,他喜欢吃的水果脱口而出,中文很不灵光的日下裕之,在公司翻译的配合下,姓什名谁地说出是身边工作人员的名字,是公司管理本部和营业本部的副总,是同日下接触最多的中国员工,他们认为总经理这个人,善良得看不到任何人心里的坏,“他对所有人都热忱。” 

听他的同事这么说,不得不令人对日下的血型生出好奇,他是O型血吗?

好几次想打断日下先生阐述氢能命运的前世今生,翻译礼让又极其配合地译述日下对我的“扫盲”。共同的工作热忱,让人不禁在心里默诵:“心地光明,才华韫藏。君子之心事,天青日白,不可使人不知;君子之才华,玉韫珠藏,不可使人易知。”

我打趣地说道:“我说日下先生怎么状态那么好,待遇特殊啊——别人接受采访,只有一位陪同,他呢,身边环绕三位美女!”他含蓄地重复了“美女”这个词,显然,既听懂了,又挺受用。

于是,我们的交谈越发像朋友围坐。

日下裕之说,“水果最好可以不洗就吃。”

因为清洗几个圣女果也是“很麻烦的。”

他的懒惰被窍门所掩盖——做咖喱饭,把饭馆老板送的大米在蒸锅上蒸熟,再浇上好吃的罐头,就成为独有的、好吃的周末大餐——“米饭+”。

总而言之,在日下裕之心里,大连不是纸面上的投资环境好,而是真的亲切如家。大连岩谷只需要努力做下去,一切都会OK。当然不顺心的事也有,譬如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他2021年只回过一次日本;譬如在视频里与他时常会面日本家里的小猫咪寿终正寝,让他的妻子更加孤单了。 

如果说实现宏伟的战略性开发项目急不得,那么岩谷产品服务民用,必须保证品质,巩固信誉。

轻盈的岩谷便携炉早就遍布市场,岩谷喷枪系列、岩谷便携气瓶,在喜欢烧烤的大连消费者看来,就像熟悉可口可乐,早从舶来品变为日常所需。为保持供应,大连岩谷在安全管理上把气体性质的实际演练和同政府部门的联动演练,以及召集客户代表听取气体性质等相关讲解方面,一直做得很好。六年以来,日下经常到大连石油化学、无机化学企业进行深度调研,等候获得副产氢来建设“氢气化工厂”,大连岩谷做得最实在的事,是多方面了解政府在居民区做加氢站的选址和建设规划。 

“氢气是最轻的易燃气体,居民担忧自身安全受影响。选址直到落实建成需要做很大的工作来说服他们。”

“日本国土面积小,土地多为私有,到居民区选址要费巨大的口舌。”

“与日本以小轿车为首发展氢能车相比,中国政府以公交车、货车为首发展氢能,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是对城市环保建设非常高效的举措。”

迄今为止,大连岩谷为大连开发区、保税区两个加氢站供氢,之后更要紧跟大连城市发展节奏去增加。

“6年前,我离开日本的时候,岩谷产业有20多座加氢站,现在有50多座,接近全日本加氢站总量的一半。我们在大连必须要做得更好。”

疫情发生前,几乎每个月,日下裕之在大连、大阪、奈良做三角式地理穿梭,每一天重复着开会、调研,从他的口气里,听不出对责任和工作的一丝狂热,但他却愿意用“我的工作很有意义”来诠释其坚定的心力。

听到每周都要打高尔夫、特别喜欢吃美食的外国先生说“意义”,感触颇为不同。

也许,毫无“秀”的造作,更无“熬”的苦痛,让日下裕之所沉浸的意义极富绿色氢能般的纯粹。也许他的无龄感,是源自个人与社会全方位的和谐。

结束与日下交谈,突然出现一个惊悚状况,我的记录本没了字迹!日下立即拿过本子反复察看,见我面露尴尬,连忙安慰,“不要紧,如果内容恢复不了,再安排一次会面。最好你能和我们一起吃饭,我会慢慢地重新给你说。”

虽然很快搞明白状况出于魔术笔作祟,而且可爱的翻译赶紧发录音给我“扶困解难”,但得到日下裕之的体谅,真觉得此人可交。

就像日下先生说的,人类把天然气、石油输送到需求国需要做巨大的资金投入——“管道建设很难很难”!可是,大连有岩谷产业这样痴心不改的合作伙伴,我们能和日下裕之这样快活的人一起努力,还有什么“管道”修不起来呢?

本文由杨道立女士根据日下裕之口述撰写

打印 关闭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